澳门足球盘

万博竞彩app在哪下载明仕亚洲娱乐平台

【摘要】 目的  探讨左侧和右侧丘脑前核群卒中所致认知损害的特征。方法  对8例丘脑前核群卒中患者(左侧6例,右侧2例)进行广泛的认知测查,结果与80名正常对照的均值进行比较,确定患者损害的认知域。结果  6例左侧丘脑前核群卒中患者均有严重的言语性记忆障碍,3例患者的图形记忆亦受累,延迟回忆成绩下降更突出。5例患者有执行功能损害。2例右侧丘脑前核群卒中患者仅有轻度的言语性记忆障碍,图形记忆正常。结论  左侧丘脑前核群是记忆和认知的关键部位,损害可致严重的记忆和认知障碍。右侧丘脑前核群损害对记忆和认知的影响较小。丘脑水平语言和图形认知材料加工的侧别化并不恒定存在。

【关键词】认知损害;丘脑前核

丘脑卒中可引起明显的记忆障碍及其他认知功能损害,严重时导致痴呆。丘脑有众多核群,其中丘脑前核与额叶皮质、海马等联系广泛,在记忆环路中起着重要作用[1,2]。目前,对丘脑前核卒中所致认知障碍的特征仍不明确,左右不同侧别卒中所致认知障碍的差别亦待探讨。本研究应用广泛的认知评估,探讨左侧和右侧丘脑前核卒中所致认知损害的特征,为临床诊断提供依据。

资料与方法

一、研究对象

患者来自2009年1月至2010年5月,共8例发病急性期丘脑前核卒中患者(表1)。其中左侧卒中6例,右侧卒中2例。男6例,女2例,年龄45~72岁,受教育年限6~17年。例6左侧丘脑前核出血,其余均为梗死。6例左侧卒中患者均以突发记忆障碍、反应迟钝等高级皮层功能为主要症状,例2和例6患者伴有淡漠、自知力缺乏,例1伴有右侧肢体力弱,例4伴有头晕。例7和例8右侧卒中患者均以左侧肢体力弱为主要症状,但例8在进行认知评估时力弱已经恢复。国立卫生研究院卒中量表(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Stroke Scale, NIHSS)评分1例左侧和1例右侧卒中患者的得分为2分,其余均为0分。所有患者发病急性期均进行了头MRI或CT扫描证实。

表 1  患者的人口学和临床特征

特征

例1

例2

例3

例4

例5

例6

例7

例8

正常对照

性别(男/女)

56/24

年龄(岁)

45

65

46

69

60

61

72

45

65.85 (6.94)

教育年限(年)

11

13

17

6

8

11

8

8

10.00 (3.35)

卒中侧别

左侧

左侧

左侧

左侧

左侧

左侧

右侧

右侧

卒中类型

梗死

梗死

梗死

梗死

梗死

出血

梗死

梗死

NISSH

2

0

0

0

0

0

2

0

MRI/CT

MRI左侧丘脑前核T1低信号,T2高信号

MRI左侧丘脑前核T1低信号,T2高信号

MRI左侧丘脑前核T1低信号,T2高信号

MRI左侧丘脑前核T1低信号,T2高信号

MRI左侧丘脑前核T1低信号,T2高信号

CT左侧丘脑前核高密度

MRI右侧丘脑前核T1低信号,T2高信号

MRI右侧丘脑前核T1低信号,T2高信号

正常对照组80例,均为来自社区的健康志愿者,无神经或精神系统疾病,无智能障碍,无可能导致认知障碍的系统性疾病,临床痴呆评定量表评分0分。

二、研究方法

所有受试者进行广泛的认知测查,患者组在卒中3个月后进行评估。除简易精神状态检查(mini-mental state examination, MMSE)外,5个认知域:(1)注意力:汉化的韦氏成人智力量表(Chinese version of the Wechsler Adult Intelligence Test, WAIS-RC)数字广度顺背分测验[3]。(2)记忆力:言语性记忆采用WHO-UCLA 听觉词语学习测验(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–University of California–Los Angeles Auditory Verbal Learning Test, WHO-UCLA AVLT)[4];视觉记忆采用简化的Rey复杂图形记忆测验[5]。(3)执行功能:对干扰的控制能力采用简短Stroop测验(24项,4种颜色)干扰部分(C部分)[6];思维灵活性采用语义分类流畅性测验(动物)[6];计划、逻辑能力采用WAIS-RC图片排列分测验(1、3、5、7项)[3];概念的形成和转换能力采用加利福尼亚卡片分类测验[7];抽象概括能力采用WAIS-RC相似性分测验(1、2、3、4项)[3];工作记忆采用WAIS-RC数字广度倒背分测验[3]。(4)信息处理速度:WAIS-RC数字符号分测验[3]和Stroop测验色块部分(A部分)[6]。(5)视空间结构技能:简短Rey复杂图形临摹[5]、WAIS-RC积木分测验(3、4、6、7项)[3]和画钟测验[8]。

三、统计学方法

采用SPSS11.5软件分析。以低于正常对照均值1.5个标准差为异常标准。

结果

表 2  患者认知测查结果和正常对照均值的比较

认知测验

例1

例2

例3

例4

例5

例6

例7

例8

正常对照

MMSE

21*

25*

28

21*

25*

27

26

27

28.83 (1.06)

注意力:

数字广度顺背

8

7

8

7

7

5*

8

7

(0.87)

言语性记忆(WHO-UCLA AVLT):

即刻回忆(五遍平均)

5.2*

4.4*

4.6*

6.2*

5.6*

6.0*

8*

9*

11.26(1.12)

短时延迟回忆(3 m)

0*

2*

4*

2*

1*

2*

11

12

13.41 (1.36)

长时延迟回忆(30 m)

0*

0*

3*

2*

2*

5*

8*

9*

13.21 (1.17)

再认(击中-虚报)

5*

1*

9*

10*

9*

7*

11*

12

13.98 (1.05)

视觉记忆(Rey图形):

即刻记忆

2*

11

13

10

11

10

11

10

12.48 (1.90)

延迟回忆(30 m)

0*

11

9

8*

11

8*

11

9

12.12 (1.97)

执行功能:

Stroop 测验C错误反应

5*

13*

3

5*/

6*

3

3

4

2.30 (1.72)

语义分类流畅(动物)

5*

14.00

11.00*

7*

10*

14

14

16

18.52 (3.47)

图片排列

4*

8

16

8

10

12

12

11

11.58 (2.99)

加利福尼亚卡片分类

4

2*

8

6

4

6

6

6

6.42 (1.18)

数字广度倒背

4

3*

5

3*

4

4

3*

4

4.68 (0.93)

信息处理速度:

数字符号

21

21

12*

24

26

37

20

19

33.81 (9.46)

Stroop测验A用时(S)

30*

24

18

27*

25

25

20

22

18.24 (4.34)

视空间结构技能:

Rey图形临摹

15

13

16

14

15

15

14

13

14.63 (1.07)

积木测验

8*

8*

16

16

16

12

12

14

15.12 (2.43)

注:* 低于正常均值的1.5个标准差。

6例左侧丘脑前核卒中患者中,4例(例1、2、4、5)MMSE低于正常对照。6例患者均有严重的言语性记忆障碍,延迟回忆下降更严重。3例(例1、4、6)患者的图形记忆亦受累,但总体上,受累程度较言语性记忆轻。4例(例1、2、4、5)患者的多个执行功能测验成绩明显差于正常对照,另有例3患者有1项执行功能测验出现异常。信息处理速度异常见于3例(例1、3、4)患者。2例(例1和2)患者的视空间结构技能下降。综合判断,共有5例(例1、2、3、4、5)患者出现2个或以上的认知域损害(表2)。

2例右侧丘脑前核卒中患者MMSE得分均正常,言语性记忆仅有轻度损害,图形记忆正常,例7数字广度倒背有轻微损害(表2)。

讨论

本研究中,全部6例左侧丘脑前核卒中患者均以记忆障碍、定向障碍、反应迟钝等高级皮层功能损害为起病症状,2例有淡漠、自知力缺乏等精神行为异常,只有1例伴有肢体力弱。3个月后复查,认知损害和精神行为异常仍持续存在,客观认知评估证实其中5例患者存在2个或以上认知域的异常。以上结果说明左侧丘脑前核是记忆和认知的关键部位,损害可导致持续的、严重的认知下降,而患者可缺乏感觉或运动系统阳性体征。国内外其他研究也提示左侧丘脑病变可导致持久的认知损害[2,9]。

丘脑是各种感觉(嗅觉除外)传导的皮质下中枢和中继站,对运动系统、感觉系统、边缘系统、上行网状系统和大脑皮质的活动发生着重要影响。丘脑主要有前核群、内侧核群、外侧核群。丘脑前核为边缘系统的中继站,接受来自丘脑乳头体的纤维并发出纤维到扣带回,参与形成Papez环路(海马→穹窿→乳头体→乳头丘脑束→丘脑前核→扣带回→海马),在记忆和认知中起着重要作用[10]。正如本研究中的患者,丘脑前核病变可破坏这些环路的完整性,导致严重的记忆缺失、认知障碍及精神行为异常。本研究中6例左侧丘脑损害的患者病灶均累及前核,可以解释其临床认知症状。

本研究中,2例右侧丘脑卒中患者的丘脑前核也均受累及,但患者只表现有轻微的言语性记忆障碍,提示相较于左侧,右侧丘脑前核卒中对认知的影响较小。但也有报道右侧丘脑卒中可导致全面性遗忘[11,12]。鉴于本研究中右侧卒中的患者例数过少,右侧丘脑卒中对认知的影响还需进一步的探讨。

关于左右侧丘脑卒中所致认知损害的特征,一些文献报道,左侧丘脑卒中主要导致言语记忆障碍[1,13],而右侧病变导致视觉记忆或视空间功能损害[16],提示在丘脑水平存在语言和图形认知材料加工的侧别化。但是,关于这一假说仍有许多争议。有研究显示左侧或右侧丘脑卒中均可导致全面的遗忘[16,11],另有研究认为左侧卒中导致全面的遗忘,而右侧卒中导致图形记忆障碍[14-15]。在本研究中,6例左侧丘脑前核卒中患者均有严重的言语性记忆障碍,3例患者的图形记忆亦受累,其中1例较严重,而2例右侧丘脑前核卒中患者仅有轻度的言语性记忆障碍,图形记忆正常。提示左丘脑前核病变通常导致言语性记忆障碍,有时导致全面性遗忘,而右侧卒中图形记忆可以不受累,所以丘脑水平认知的侧别化并不恒定存在。

参考文献(略)

图1. 例3头MRI:弥散加权相示左侧丘脑前核高信号。

图2. 例4头MRI:T2平扫显示左侧丘脑前核高信号。

例6 头CT:左侧丘脑前核高密度。
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,与本站无关。其原创性、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https://www.pick2012.cn/style/images/nopic.gif
我要收藏
个赞
被踩
分享到
分享
评论
首页